<thead id="zr3px"></thead>

      <listing id="zr3px"></listing>
      <var id="zr3px"><nobr id="zr3px"><delect id="zr3px"></delect></nobr></var>

        <form id="zr3px"></form>

            <form id="zr3px"></form>

              <video id="zr3px"></video>

                <th id="zr3px"><noframes id="zr3px">

                  <address id="zr3px"></address>

                    浙江赫能環境科技有限公司:環保與過程在線監測綜合服務提供商





                    0571-28930767

                    讓世界更清潔、更健康、更安全!


                    文章
                    • 文章
                    • 產品
                    搜索
                    详细内容

                    【觀察】中國式PPP進入2.0時代:將會呈現出8大轉向

                    2015年是PPP推廣年,2016年是簽約年,2017年是落地規范年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經過三年多的發展,中國式PPP再一次見證了中國速度:

                    最新季報數據顯示,PPP入庫項目13554個、投資額16.3萬億元,落地項目2021個、投資額3.3萬億元,落地率34.2%,且PPP落地項目投資額占固定資產投資比重上升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表明中國已成長為全球最大的PPP市場,PPP落地速度加快,對經濟的拉動效果逐步顯現,PPP改革取得的成績值得肯定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但是不可否認的是,中國式PPP仍處于發展初期,在嚴控地方債務風險、融資受限的形勢下,部分政府和社會資本觀念尚未完全轉變,對PPP模式理解不夠全面、不太正確:

                    政府將PPP視為地方融資平臺的替代,是一種單純的融資工具;

                    社會資本未擺正自身定位,如施工企業不具備運營資質、不愿承擔運營風險,只是為了獲得短期施工利潤;

                    金額機構參與PPP大多希望短期固定回報,不愿意以真股權形式參與,要求各種附加增信保障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從而導致“收益共享、風險共擔”原則被違背,造成PPP項目的異化,PPP項目中出現了變相融資等不規范現象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為及時糾偏,財政部接連出臺50號文、87號文,列示各種地方政府違法違規舉債融資行為,加強引導和監督,防控地方政府性債務風險。對此,地方政府和金融機構措手不及,甚至存在PPP股權投資基金和政府付費PPP項目均被限制的過度解讀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尤其是在嚴肅問責的監管背景下,許多地方政府倍感焦慮和迷茫,政府基礎設施建設資金從何而來?

                    金融機構深感困惑和無所適從,據悉50號文、87號文發布后,許多銀行暫緩放款,給基建項目融資帶來了深遠的影響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就在這樣的關鍵時刻,7月31日財政部PPP工作領導小組組長、副部長史耀斌主持召開進一步推進PPP規范發展工作座談會,聽取部分地區對于當前PPP工作中存在問題及工作建議的匯報,部署進一步推進PPP規范發展工作,表明財政部下一步開展PPP規范管理的思路,標志著中國式PPP正式進入2.0時代,從快速發展的1.0時代到規范發展的2.0時代,中國式PPP將呈現以下八大方面的巨大轉變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未來方向:從發展到規范

                    從最近密集出臺的PPP政策不難看出,規范是未來PPP發展的主旋律。一方面,經過三年多的快速發展,PPP模式中在逐漸成熟的過程中也暴露了一些變相融資等不合規問題,亟待糾偏揚正;另一方面,2017年是風險防范年,PPP模式涉及地方政府和金融機構,與地方債務風險和金融風險息息相關,必須規范運行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關注焦點:從數量到質量

                    在政策利好的催化下,中國式PPP迎來了井噴式發展,2016年6月底總量首次突破十萬億,2017年6月底入庫項目為16萬億,增速驚人。在地方融資受限的情況下,PPP模式被委以重任,成為地方穩增長的“萬能藥”。界限不清,適用范圍不明,致使PPP項目質量參差不齊,魚龍混雜,暗藏著眾多風險。同時,部分政府PPP已逼近或超過10%的紅線,因此,未來會更加關注PPP質量,防止PPP泛化,禁止打著PPP的旗號“混淆視聽”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主導模式:從政府到市場

                    在謀求轉變經濟增長方式、化解地方政府債務的時代背景下,國務院、相關部委和地方政府密集出臺系列性PPP政策文件,大力推廣PPP模式,紛紛推介PPP項目?梢哉f,中國式PPP是由政府主導,鼓勵引導社會資本參與的。但是,這是與PPP改革“讓市場在資源配置中起決定性作用”相背離,只有規范操作的PPP才能激發市場活力,進而健康成長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功能定位:從融資到管理

                    PPP不是一種單純的融資模式,而是一種綜合的管理模式,帶來的不只是社會資本,還包括出資方的知識技能、管理經驗、創新能力、市場約束等“附加值”。但是過去地方政府在推廣PPP模式中操之過急,將其異化成一種融資工具。未來必須擺正PPP的功能定位,PPP是一項長期性、系統性的改革,推廣PPP模式是要推動公共服務領域供給側改革,引入市場機制和資源,提升管理能力,促進公共服務體制增效,而不是單純地解決融資問題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考核重點:從建設到運營

                    不管是新建項目常見的BOT、BOO模式還是存量項目普遍采用的ROT、TOT等模式,均包含了運營環節,這是PPP項目的核心,希望發揮社會資本優勢,提高效率。但是在實際操作過程中,“重建設輕運營”的現象十分普遍,違背PPP模式初衷。對此,未來史部長提出對于不包含運營內容、社會資本不實際承擔項目運營風險的項目,不得安排財政資金。另外對于政府付費項目,績效付費逐步成為重要的抓手,地方財政部門要從“補建設”向“補運營”逐步轉變,倒逼社會資本重視項目運營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合作期限:從短期到長期

                    當對PPP項目真正踐行全生命周期管理運營后,會對社會資本的資質提出了更高的要求,合作模式也會進行相應的調整。尤其是在績效評價方式發生變化后,社會資本難以獲得短期的可鎖定收益,只能通過提供長期優質服務來保障自身收益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融資方式:從單一到多元

                    在PPP模式發展初期,銀行是主要的資金供給者,考慮到銀行的流動性偏好、收益率要求和安全性保障等因素,銀行參與PPP模式較為審慎,PPP一度面臨著融資困境。但近期,對PPP模式的融資支持政策不斷加碼,PPP基金、PPP項目專項債、PPP資產證券化、險資對接PPP等逐步推進,未來PPP融資方式勢必多元化,越發豐富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風險分配:從分擔到共擔

                    風險共擔是PPP模式的一大要義,但為了吸引社會資本和金融機構參與,一些地方政府通過政府回購、保底承諾、兜底等方式實施項目,承擔大部分風險,致使風險分配不均,武漢地鐵便是典型的一例,遭到財政部核查。在風險分配上,應該做好風險識別,讓更有能力、更有優勢的一方承擔相應風險,每一種風險都由最善于應對該風險的合作方承擔,進而實現整體風險最小化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來源:21世紀經濟報道(作者為民生金融智庫高級研究員)


                    久久精品青草社区免费_国产精品久久久久免费_bestialityvideo另类不卡顿_里番acg※同人本子h